竹青bambooqing

是士郎LOVE♡

很喜欢很喜欢士郎,励志成为一个士郎推!

也是一个达芬奇厨←

fgo达芬奇和史实上的都喜欢,当然刺客信条的金发小可爱也超喜欢♡

头像是我女儿,她可爱。

欢迎孩厨一起玩耍,最近一直都在发女儿的相关←

[少女的祈禱]

修女梗



今天的天氣很好。

風和日麗。

今年的夏天算不上很熱,靠著電風扇也能撐過烈日當空的正午,並不需要開空調。至於早上,空氣裡還帶著幾絲沁人肺腑的涼爽之風,讓人倍感舒爽。

不算熱烈的太阳投下他那不太熾熱的目光,阳光被树叶绞得斑斑駁駁,如同淘金者淘到的金沙一般在地上洒落下星星點點的金色光芒。

晴朗的天空上祇有蔚藍色的一片,沒有一絲白色的蹤影,祇有一輪紅日當空。



記得她昨天晚上的時候有跟自己說過今天要去教會幫忙,聽到這話的時候腦子裡就在想像她穿修女服的樣子。

今天就可以見到那樣的場景,心里油然而生地當然是期待的心情。



已經可以望得到教堂那高且尖銳的穹頂,儘管哥特式風格的建築在古代那就是十分高大和醒目的地標式標註,然而如果是處在一片林立的高樓大廈之中就會顯得小巧許多。

但放眼整個城市,這座教堂絕對能算得上能令人眼前一亮的建築物。

用大理石雕的两位天使,栩栩如生地立在花園裡,一个把橫笛放在嘴邊,好像立刻就要吹響它,另一个抱着贴了金箔的豎琴,似乎马上就要彈嚮它。他们分别立在花園的兩邊,被修剪的整整齊齊的灌木丛簇拥着。同样的大理石雕成雕塑的基座,显得整个教堂都肃穆了起来。

从大理石的基座処湧出了清澈的水流,像迷你型的瀑布一樣最後全部傾瀉進了底下的水池裡,水池底部貼著的藍色瓷磚在波光豔影里仿佛被稀釋了顏色。

像是沉澱在水中的,蔚藍色的天空的碎片。



在教堂的門口聽到了一陣由管風琴所發出的悠揚的琴聲。



自己並不是很懂古典音樂,事實上那種風格也不是很對他的胃口,所以他叫不出這首樂曲的名字,衹是覺得它還算好聽,僅此而已罷了。

教堂裡空蕩蕩的,長椅上只坐了一個人。畢竟今天是週三,並非禮拜日,所以沒有什麼人也很正常。

一位黑衣的修女正坐在琴前,她的手指在琴鍵上翻飛,流暢的音符便從她的指尖下如同流水般傾瀉而出,那曲調像是蘊含著某種撫慰人心的魔力一般,通過空氣傳達進聽眾的耳朵之中,深入到聽到它的人的腦髓里,治癒著他們內心的傷痕。

而那琴聲好似來自極其遙遠的地界,讓人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總讓人覺得很不真切,但是卻又打心底裡明白這聲音正是从這間教堂裡傳出來的,真真切切地傳達進了他們的耳朵中。



幻想与現實的邊界就這樣被如此美好的琴聲給模糊掉了。



一曲終落。

仿佛意猶未盡一般,在沉默了好幾秒鐘之後唯一一名坐在椅子上的聽眾才鼓起了掌。

坐在琴前的修女則从琴凳上站了起來,轉過了身。

對,沒有錯,就是她。

一襲通體黑色的連衣長裙,只在袖口和衣領兩處地方上是用的白色的布料,綴以很簡單的蕾絲作為裝飾,在三角形的衣領的兩角刺綉著兩個黑色的十字架。白色的小斗篷帶著風帽,她正是把自己的容顏藏在那風帽之下,讓人看不清她的面龐。

裙子的裙襬很長,幾乎快把她的整個身軀都遮裹的嚴嚴實實,只將她的被白色連褲襪包裹的小腿的一小部分暴露在空氣之外。

她今天穿著黑色的亮皮皮鞋,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

由於他衹是站在門外,並沒有走到教堂的裡面,以她所站的那個角度是看不到自己的,因此她并沒有發現自己。



[真是很難得啊,來了這麼多次教會聽到這台管風琴發聲的次數屈指可數。]

[樂器偶爾還是要用一用才行呢,荒廢在這裡的話就會浪費一大筆的錢。]

[新來的修女小姐琴彈得真的很不錯呢。]

[欸…………。]

壓根沒想到對方會夸自己,女孩有點手足無措,他雖然看不清她的臉,但他想她的臉肯定是通紅的了。



[那個………衹是以前學著玩的而已……難登大雅之堂。]

[不不不,彈得很好喔。說起來,你好像是代理代行者的職務吧?沒考慮過轉正嗎?]

[不不不,就凭我的經驗估計現在是當不了教會代行者的………。總之………希望能讓您的睡眠質量稍微改善一點吧。]

[我堅信一定會有效果的,先走一步!]

[好的,再見。]

揮手和那個陌生人作別,女孩長舒了一口氣。

畢竟她根本不是教會的人,衹是被抓過來臨時性地頂包的。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會彈這個。]

看了半天戲的男人終於是走了進來,十分不客氣地坐在第一排,好更近一點端詳她現在的這副打扮。

反正現在也沒有人來,坐在哪裡也都無所謂。

[很早以前學的而已,不想忘記了所以偶爾會彈一下。]

和在家時不同,她現在說話時所用的是她一貫的相當清冷的語氣。

被黑色的衣裙包裹的女孩整個人都顯得孤高了起來,以檀香為主調的香水更是將這種銘刻在她骨頭裡的清高襯托到了極致。她總是這樣顯得游離在世俗與紅塵之外,而且很多時候都表現得像是一个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那並非是做作,是從內而外體現出來的氣質,一種可遠觀但絕對不可褻玩的高潔。

和禁欲之風盛行的天主教也太過於的相配了吧?盯著她看的男人這麼想著。

[有想聽的曲子嗎?]

她重新坐回到了那台琴前,手搭在了鍵盤上,手指輕輕地敲擊著烤漆的琴鍵。

[我不懂這些的啊。]

他回答。

[……咯咯咯咯那就上保留曲目吧。]

一直站在她肩膀上的火紅色的鳥兒居然發出了人類的聲音,邊詭異地笑著邊說話。



[保留曲目………?]

她經常到這裡彈琴嗎?

[嗯嗯,是Master最拿手的曲子之一喲。]

火紅色的鳥兒撲棱著翅膀飛到了他的跟前,拖著它極其長的同樣是火一般紅色的尾羽。

感覺就像是一隻紅色的孔雀,但孔雀应该沒有這麼小一隻的吧………。

话说回来Master是什么意思,這只聒噪的鳥不會是她的使魔吧………。



她冷冷地掃了那只鳥一眼,沒說一句話,衹是坐回到了她的位置上,手重新搭在了鍵盤上,再度彈奏起了管風琴。

會說話的鳥也很懂得氣氛地沒有再開口,於是,空曠的禮拜堂內衹是迴響著她的琴聲。



坐在教堂裡的人衹要抬頭就能看到教堂的花玻璃,五颜六色的玻璃组成的正是基督受難的場景,在那高的不像話的教堂尖顶上,只剩下了没有边际的天空。



她彈的曲子是再有名不過的曲子了,就連不怎麼听這些曲子的他都知道這首樂曲的名字。

是命運交響曲。

並且是最為經典的那一節。

這一節本來應該是用鋼琴來表現的,管風琴無論是音色也好,聲調也好,都不及鋼琴來得那麼有表現力和張力,況且鋼琴和管風琴的鍵位也略有不同,但是仍然能感受得到彈奏之人傾注在其中的心血。



啊………。

似乎看到了很多以前所發生的事情。

想要回想起的,不想要想起來的,通通在自己的腦海浬猶如走馬燈一樣地放映著,卻如同是在看待另一個人的人生一樣,沒有任何這是自己所經歷過的事的實感。



教會的管風琴實際上都是相當珍貴的魔法器材,天堂的繆斯們製造了它們,并賦予了它們可以通過音樂清除人精神上的負面狀態和一部分肉體上的病痛的能力,包括一系列的精神問題和心理疾病以及小部分的疑難雜症。

同時它們也是教會与神明溝通的道具,據說在修女或神父奏響管風琴時,掌管音樂的繆斯們就會和他們建立起精神上的聯繫,架起凡人與神明之間溝通的橋樑。

但是這樣的器材對於奏者的要求是相當嚴苛的,它要求他們無論是在魔力方面還是精神力的方面都要有著極其出色的水平。祇有這樣,當奏者在与琴產生共鳴的時候,構建精神聯繫的時候,以及通過它進行各種治療的時候,自己的精神可以支撐得住不被其他的因素所干擾。



[有看到什麼嗎?]

停下來的女孩回頭看著他。

[看到了很多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啊…………。]

她再度轉過身去,低著頭看著老舊管風琴的琴鍵。

[你經常到這裡來?]

[沒有啦,衹是睡眠質量很差的時候才會藉助一下這個來改善睡眠。]

她最近的睡眠狀況確實不佳。



[說起來,Master刚才彈錯了好幾個鍵吧?Master今天好像格外不安的樣子,是不是因為我旁邊的這個男……]

空中一道閃電劃過精確地在那只鳥的頭上炸開,把它劈了个外焦裡嫩。

整個成了黑炭的鳥發出了淒厲的慘叫。

[啊!!!!我的毛啊……嗚嗚嗚,我衹是一個用木頭做的鳥,完全不能吃的,你劈了我也沒用啊…………嗚嗚嗚嗚。]

[你應該知道我餓了的時候什麼都吃。]

回過頭來的女人冷然地給了那只鳥一記眼刀。

這話絕對不假,他絕對相信如果她餓了的話,她肯定連家裡養的那條鯊魚都能一整條全部吃掉。

可能她的胃連接的是一個黑洞吧。

[說起來,這只鳥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扯了一把它拖得老長的尾羽,被電得黑不溜秋的鳥立刻就掙扎著飛到了靠近天花板的地方。

[你說它?哼,別提了,這傢夥是我第一次嘗試做智能型魔法道具的失敗作,名字的話,它叫Phoenix。]

等等,原來是鳳凰嗎……。

[什麼叫失敗作啦……人家好傷心的說……明明剛被製造出了的時候Master還很高興的説!嗚嗚嗚嗚………。]

[第一次嘗試給道具加入人性化的模組,結果就成了這樣,簡直是我開始做魔法道具以來最失敗的一次經歷。想起那些珍貴的材料我就感到肉痛,那可都是錢啊,全部都被這只蠢鳥給吃了。]

不用说了,材料是所有魔法師永遠的痛。

[這種事情也是會發生的啊。]

男人聳了聳肩。



[Master真是个人渣一樣的女人呢,用完了就把東西毫不留情地送給別人什麼的………]

[你好像在自顧自地說著什麼很奇怪的話呢。]

對方冷笑了一聲。

然後又是一道閃電落在了它的身上,發出劈啪的聲響。

Phoenix抖掉了一身黑色的炭灰,忿忿不平地飛走了。

坐在琴前的女孩喚來一陣風把地上的灰吹走,教堂恢復到了之前一塵不染的狀態。她从琴凳上下來了,走到了他的邊上坐下。



下午的陽光總是讓人昏昏欲睡,當人被熱氣襲擊的時候一天的倦怠就被激發了出來,在暖洋洋的陽光之下被放大了無數倍。

[好睏………。]

她打了一個哈欠。

乾脆橫躺在了長椅上,女孩把頭枕在他的腿上。

[昨天睡太晚了?我明明有叫你早點睡覺的吧。]

[討厭……!昨天晚上到底是誰不讓我睡的啊!要怪衹能怪你好不好!]

[歸根結底那也是因為你穿著那樣的睡衣嘛。]

[什麼………!那和我有什麼關係啊!才不是我的錯!]

[好了好了,想睡的話,就睡吧。]

畢竟這種閒暇的時光是很難得的東西。

輕柔地撫摸著對方的臉。

[…………。]

女孩卻將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

在祈禱嗎?那麼在祈禱什麼?

閉上眼睛的女孩有種靜謐著的美麗,粉嫩的雙唇泛著水潤的光澤想讓人一親芳澤。但这里是教会,多多少少也還是要注意一點的吧。



像是聽到了風聲。



此刻的時間好像是被故意地延長了一般,又好像是停止了一般,总之宛若永恒的這一瞬間將會在他們的心中印刻。



女孩睜開了雙眼,看著他揚起的下巴。

[你在祈禱嗎,剛剛……。]

[是呀。]

[在禱告什麼?]

[才不告訴你呢,說出來的話就不靈驗了。]

[你還信這個的啊………。]

[怎麼,不行啊?]

[感覺就像小女生一樣。]

[我本來就是小女生!!!]



在神明的注視之下打情罵俏的二人,毫不自知地繼續著他們瀆神的行為,這樣的情侶真的會被上帝所祝福和保佑么?

嘛,誰知道呢,但她依舊還是向天父禱告著。

少女在這個初夏的午後,躺在她男朋友的腿上祈禱著。

為他們的幸福而祈求。


评论(2)
热度(12)

© 竹青bambooq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