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bambooqing

是士郎LOVE♡

很喜欢很喜欢士郎,励志成为一个士郎推!

也是一个达芬奇厨←

fgo达芬奇和史实上的都喜欢,当然刺客信条的金发小可爱也超喜欢♡

头像是我女儿,她可爱。

欢迎孩厨一起玩耍,最近一直都在发女儿的相关←

[翡冷翠的一夜]


两位521快乐!
新婚夫妇就应该度蜜月——!






遊輪終於是停了下來。
沿途已經看夠了藍色的海洋,現在終於能去向陸地,腳踏在實地之上了。



女孩喜歡這個國家,因為她對這個和她的祖國相隔萬里的國度有著極其深厚的感情。意大利這個西歐國家不算大,在歷史上卻很有名氣,她是在十四世紀的時候跟隨著商船來到這國家的,那時候這國家還是個分裂的城邦小國,但是一場文藝的革命就在這裡,就在這名叫Florence的城邦率先開始了。



它還有個名字,叫翡冷翠。
這個名字是中國的詩人,名叫徐志摩的男人取的,很有詩意,讀起來就像是在念著某個珍稀寶石的名字一樣。



[你很喜歡這裡嗎?]
[那當然,它很美,不是麼?]



翡冷翠的確是如此美好的一座城市。她富麗堂皇、繁華、絢爛、笙歌夜舞,卻不至於到了庸俗的境界,不會落了俗套。因為她的一切就是那麼的恰到好處,她開放卻絲毫不讓人感到輕浮,她包容卻不把一切雜糅於一起,她莊嚴卻同時讓人感到愉悅。比起巴黎,明顯她才更加有著[藝術之都]的風情和韻律,這座城市仿佛已然于藝術二字融為一體,在她的吐息之間,都飽含著對藝術的款款深情。

她手扶著遊輪那漆著金色油漆的欄桿,在輕柔的初夏之風里自顧自地用很輕的聲音念起了一段詩。



[我可忘不了你,那一天你来,
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
你是我的先生,我爱,我的恩人,
你教给我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爱,
你惊醒我的昏迷,偿还我的天真。]



翡冷翠的一夜。



五百年的執著讓她故地重遊,城今安在,但故人已逝。
這種[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的悲涼之情,在這晚風之中醞釀著極端的思念与追憶,而後侵蝕著她的心靈。

但有句話還是要說的。



站在甲板上的女孩仿佛已經看見了聖母百花大教堂的那紅色的穹頂,那是Florence的象徵,文藝復興的象徵,不僅僅是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的徽章,更是那個偉人輩出的時代遺留下的符號。



[那麼....歡迎來到意大利,這裡也是我的第二故鄉。]
她側頭向他露出她最為真摯動人的笑顏。



那麼向它問好吧。



Ciao,Italy。
Ciao,Florence。



船舶停在了幾世紀之前遺留下的港口。
這名叫佛羅倫薩的城市隨處可見的都是歷史遺留之物,街道与房屋,甚至是裝飾用的雕塑与噴泉,都是見證了時代變遷、朝代更替的物件。
這裡不是很可愛嗎?



從遊船上下來的兩人站在這異國他鄉的街道上環顧著周遭的一切。
[你以前有來過意大利麽?]
男人看著她在被昏黃的陽光浸染上金色的街道上輕快地走在自己的前面,自己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覺之中變得更好了起來。
[我可是在這裡呆了將近三百年喔,直到十六世紀初的時候才離開了這裡去了英國。]
[呆了這麼久啊………。]
[這裡面是有很多緣由的啦,對了,你覺得這裡怎麼樣?]
[還不壞吧。]



一身白裙的女孩聽到了這話衹是輕輕地笑著。



她今天很難得地穿上了露背的白色禮裙,因而她那美好的脊背和纖细的手臂全部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無論是背部還是手臂都是一樣的白皙且光滑,如同大理石雕琢而成的一般。當她的手肘抬起來的時候,就能看到平時深藏于有袖襯衣下的光潔的腋下了,同樣,腰線也是一覽無餘。
純白色的紗裙裙襬上祇有幾層厚重的蕾絲,整條裙子除此以外就再也看不見什麼其他的裝飾了,沒有那些厚重的花紋,卻也還有種別樣的風情。
紗裙的吊帶被她打成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穀系在頸后,十分貼身的衣裙緊貼著她的身軀,包裹著她的臀部,勾勒出一個微微有些弧度的少女的身體。



她很少穿白色的衣服,這種露背的衣裙也怎麼看都不像是她會穿的類型。所以說她到底是因為什麼而選擇穿上這樣的禮服裙呢?是因為已經到了夏天所以特地換上了淺色系的衣裙從視覺上給人帶來清涼感嗎?還是說僅僅衹是一時興起呢?
雖然説完全弄不清楚她為什麼會穿上在他看來完全不在她穿衣風格範圍內的衣服,但是他並不反感這樣的她就是了。



[原來你……也是……會穿這種衣服的啊。]
男人望著那道背影下意識地說出了這話。
[…………。什麼意思?]
褪去了幾分天真的情愫,轉而帶上了懷春少女般略帶清純感的魅惑,以那樣的姿態在自己前方走著的女孩停下了她的腳步。
紅色的軟皮皮鞋踩在石板路上並不會發出什麼很大的響聲,再加上她的腳步就像優雅的貓一樣輕盈,幾乎聽不到她的腳步聲。
[我衹是覺得你應該不會穿這種衣服罷了,畢竟這不像你的風格。]
[原來如此,你是這麼覺得的啊。那麼在你眼裡我的穿衣風格屬於什麼類型?]
轉過身來,女孩挑起了眉。
[可愛系的……?]
說這話的時候他下意識地想到了她房間裡堆成山的各種娃娃還有衣櫃里各式各樣的可愛的洋裙。
[哼,穿衣風格是會根據不同場合變換的不定向的東西,說到底你還是太膚淺了,妄圖用一個詞彙概括我的穿衣風格。]
[但是你真的很少穿成這樣啊…………。倒不如説我根本就沒見過吧。]
[那還不是因為跟了你我壓根沒有什麼晚會宴會之類的可以參加!我總不能因為調情穿這種衣服吧!]
[沒事,我並不介意喔,也不會做什麼事的。]
極其輕浮的語氣。
言下之意估計是請放心大膽地這麼干吧,我真的什麼都會做之類的。
[滾蛋啦你!]
對方狠狠地遞過來一記眼刀,然而那樣的眼神毫無危險感可言,就像是生氣的小貓伸出了它的爪子示威一樣只會讓人覺得很可愛。
[說起來………你又沒穿啊?]
[閉嘴!你難道就不覺得說這種話很失禮嗎!還有又沒穿是幾個意思啊?!]
[當然是一個意思了。]
雖然這麼說很不好,但他真的覺得看到她生氣心情會莫名地變得更好。
尤其是對方氣得腮幫子鼓鼓的,然後扭頭過去不看他這種情況。
所以一個沒忍住,他笑了出來。
然後,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發生了。身旁的女孩被他的這個舉動給完全惹毛了,整個人就好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的炸毛的貓咪一樣,氣呼呼地往前跑去。



[喂……!]
他立馬就追了過去,然而對方比自己熟悉地形得多,一下子就跑得沒有了影子。
該死,她是怎麼做到穿著裙襬那麼長的裙子跑步還不踩到裙襬的?
[……………。]
但現在可不是吐槽這個的時候。
意大利的治安其實并不是很好,現在已經到了傍晚時分,如果不趁現在找到因為跟自己生氣而獨自跑掉的貓咪,那麼搞不好對方會遭遇什麼不測。
打了電話,但是對方沒有接。
因為這種事情生氣也太沒必要了吧,這多多少少會讓人覺得有小題大做的嫌疑,然而對方就是這樣的人,喜怒無常且變化多端的性格就像是中國江南地區夏天的天氣一樣。



氣溫比之前低了一些,因為已經入夜了。
有些涼爽的晚風將她黑色的髮絲帶起了一個優美的弧度。
終於,她停了下來。
而身後的人並沒有追上來。
[…………。]
已經跑得夠遠了,但是還不夠。



她其實已經沒有在生氣了,她的內心明明冷靜得過了頭。她故意裝作很生氣的樣子,衹是給自己創造一個離開的機會。
但是由於對方是那樣遲鈍的男人,根本猜不出她的心思,看不穿那具皮囊之下那個靈魂的所思所想。
所以根本無需擔心被人猜到自己的目的,就那樣把主動權緊握在自己手裡就行。



往前走吧。
停下來休息一會,再繼續往前。



儘管已經過去了五百年的時光,佛羅倫薩的街道大體上還和幾百年前一樣,還是她記憶中的樣子,所以她輕而易舉地就能找到那個地方。
但是她並不著急,她決定先去買一個冰激淩。
而對於另一邊正在找人的男人而言,在茫茫人海里找到她的蹤跡也算不上什麼很難的事情,他完全可以說得上是輕輕松松地就定位到了對方的位置,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她就在此時動了起來,所以他毫不猶豫地追了過去,但是故意保持了一段距離。
因為他隱約猜到了對方可能是故意的,然而他還是不明白她要做什麼,所以他衹能悄然地跟上去儘量不被她發現,好看看這個小傢夥的最終目的究竟是什麼。



但他其實根本沒想到的是,就連這個想法也在她的計畫範圍內。



[這是…………。]
聖母百花大教堂嗎?
這是跟著她所到達的第一個目的地。
他抬頭就能看見Florence的地標之一,那紅色的圓形穹頂就在自己的面前。
以红绿白三色作为主体的教堂在世界上那也是屈指可数,圆形的穹頂放眼全世界也是鳳毛麟角。但是自己的手機地圖上的光標又開始動了起來,顯然這裡並不是她的最終目的地,那麼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她來到了市政廣場。
月塵散落在廣場的地面上,同樣灑落在穿行的人群之間,也將他穿著的黑色的風衣染鍍上一層銀白。廣場上的雕塑都被籠罩上了一層柔縵的銀紗,在月光下的海神波塞冬顯得威嚴肅穆,噴泉噴濺而出的水像是銀色的幾道弧線。
但她還是沒有停下來。
她究竟要到哪裡去?
沒人能回答上來。



最后,地图上的光标停止了移動。
她停在了某地,並且沒有再移動一步。



月光下的托斯卡納老橋今天也依舊燈火通明。
走在河邊上時能感覺到有輕微的風吹拂著自己的臉,他走在河邊的道路上,不斷拉進自己与目標之間的距離。
河邊沒有一個行人,河道兩邊都是如此,就連本該行人如織的老橋之上也沒有一個人影,奇怪得過了頭。
祇有一艘小船停在了橋洞下。
那就是他所要找的那個嗎?



他想了想,還是打了個電話。
電話里傳來的是女孩略帶尾音的顯得有些性感的聲線。
[跟了我一路了吧?]
[被你發現了嗎………。]
他很坦然地承認了自己的尾行行為。
[哼,還沒有我發现不了的事喔?]
電話那頭的女孩發出了嗤之以鼻的聲音。
[不如猜猜看我在哪裡好了?]



毫無疑問,她就在那艘船上。
謎題的答案已經攤開在他的面前,就這樣照著答案去解開就好,所以他跳到了那艘船上,小船因為突然加入的人而不自覺地晃動了一下。
她正躺在那船里,半眯著自己的眼睛向他投以視線。
女孩那雙紅色的眼睛里閃爍著惡作劇成功的愉悅,她手裡拿著意大利手工冰激淩,然後輕輕地舔著冰激淩球將冰激淩吃得一乾二淨,臉上帶著心滿意足的表情。
[所以………你究竟要幹什麼?]
[就這麼說出來也太沒意思了,所以說你覺得我想幹什麼呢?]



被月光模糊了輪廓的那人的臉龐,顯得不太真實。



[給我你的答案如何?]
如同惡魔一般,那個女孩以帶著蠱惑人心的力量的聲線吐露出這句話,然後她用手肘撐起自己的身體讓她坐了起來。
然後,她湊上前。



太近了。
她輕微的吐息已經輕輕地噴在了他的臉頰上,兩人之間的距離貼的太近了,近到了衹要再湊上前去一點去就能親到女孩的嘴唇。



[你想做什麼,你是讓我猜這個,是吧?]
這種程度的暗示已經快要到明示的級別了吧?
Mark衹是笑了一聲。



然後兩唇相貼。



被突然襲來的親吻嚇到了的女孩瞪大了眼睛,卻不由自主地用手環住了他的脖子,渴求著他給予自己更多的魔力,然後不斷地吞咽下對方含著魔力的唾液,自動地將這個吻加深。
就像是要將對方的魔力飲干一樣。
由此看來共感度太高也不是什麼好事。
他不得已地鬆開了懷中的人,糾纏在一起的舌頭相互分離時牽起了一條銀絲。
從她的口裡嚐到了冰激淩甜絲絲的味道。
[…………雖然說和我的想法完全不一樣,不過,這個答案也不算壞吧。]
貓咪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不對嗎?可是我隱約記得有個傳說是説在橋下接吻的情侶是會………]
[那個是嘆息橋啦,白癡!況且我也不相信這種傳說啦!]
[不信嗎?所以說你到底要幹嘛。]
[嗯………所以說我想幹嘛呢?]
月光下的美人如此說道。



[最開始我衹是想玩玩惡作劇來著…………有嚇到你嗎?]
[喂,如果衹是為了嚇我你也沒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吧?!]
儘管他有那麼一點的生氣,但他从說話的語氣中透露出來的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看來是嚇到你了嘛,不過我的確有除此以外想做的事,但是那個待會再說。]
[嗯………?]



她衹是看了過來。



[你知道嗎,其實,關於這座橋確確實實是有一個傳說的。]
[哈………?]
搞不清楚她為什麼要在這時候提這個。
但對方露出了一個意味不明的表情,然後繼續說了下去。
[傳說但丁在九歲時就已經對一個名為貝阿朵麗絲的女子一見傾心,他在八年之後終於与她再次相見。儘管嫁給他的貝阿朵麗絲先他一步死去了,但是那個女人也依舊是他一生的傾慕對象,就連在《神曲》里接引但丁進入天堂的天使名字也叫貝阿朵麗絲。]
[…………。]
腦海浬頓時警報大作。
這個話題隨時都有可能往對他很不利的方向發展,搞不好他今天就要因為說錯了一句話而一失言成千古恨,畢竟女人生氣時的怒意是真的可以毀天滅地的。
很不妙,這種狀況,真的非常不妙。
而她一副想要開口卻欲言又止的樣子,在幾分鐘的沉默之後,她還是開了口。



[我說啊…………。]
[什………什麼?]
[你的心裡,其實並不是祇有我一個人吧?]
果不其然!
簡直是在意料之中,對方真的問出了這個問題,在大段的鋪墊和長達幾分鐘的沉默過後,她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不知道觸碰到了這女人哪根神經,她居然光明正大地。提了這個明明屬於十分不妙的那一類的問題。
明明她是一個很不願意提這種話題的女人,甚至有意地迴避所有和前任有關的事,然而今天居然主動地提了起來。
[你…………幹嘛突然提這個。]
[沒事,我並不在意的哦。男人一生當中總是有很多個女人的吧?倒不如說世界上絕大部分的雄性動物一生都有很多個伴侶,這是生物圈的常態。]
[……………。]
[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
[才沒有。]



斷然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女孩對上了他的視線。



[但如果你的心裡真的如此思念著某個人,其實也沒什麼必要不說出來。]
[說起來你有發現嗎,這裡的時間可是停止了喔,我是連這種事情都能做到的人。所以對於我而言,哪怕是時空倒流也是可以做到的呢,雖然說衹是一次而已,但不管是復活某人也好還是想再見到某人一面也好,我啊,可是能夠實現這樣的願望的哦。]
[衹要你說的話,畢竟對象是你,我也無可奈何嘛。]



在月光之下,女人向自己吐露出了已經隱藏在她心中卻一直都沒有說出口的話。
原來如此,就連河水和空氣都停止了流動,時間居然真的是因為眼前的人而完全暫停了。



[你啊………。所以說你就是想得太多。]
[欸………?]
她愣了一下。
[你在擔心什麼我很清楚,是在擔心我是不是在想著別人吧?我很早以前就說過了,我只喜歡你一個人。]
[可是我既不是你遇到的第一個女人,估計也不會是你所有情人里最特別的那個吧?]
[……………。]
[果然是有誰跟你說了什麼吧!到底是誰幹得這種缺德的事…………!]
[反正我不管啦,總之,快給我你的回答。]
[……………。我想這種事,怎麼看都是毫無必要的吧?]
[你………你是這麼想的嗎………。]
[畢竟我猜,要實現這樣的事付出的代價肯定不小吧?]
[但是………但是……如果這樣能讓你不再去想念那個人的話,我……我也不是不可以做這種事………]
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
[這對你而言並不公平。]
他說。



[那………那你是拒絕我了?現在還能夠後悔,等一下我可就當真了喔?]
[本來就是真的,我問你,你自己真的願意親手復活一個情敵嘛?]
[當然是不願意!]
[那你幹嘛還要干這種蠢事,所以說你今天是不是犯了老年癡呆………]
[閉嘴!還有既然你已經拒絕了我的好意,那你从今天開始絕對、一定、不能、再想、任何、別的、女人了!]
[好好好,明明之前也沒有想啦………。]
[以前的事我就不管了,總之有什麼放不下的東西,過了今天也就要全部放下了喔。]



她站了起來。



她的背後正是那片黑色的夜幕,猶如黑曜石般的夜空正是名為Nox的女神的黑色雙翼,女神將世界擁入自己懷中,因而世界陷入了黑夜。

[還記得嗎,我剛才說了,我有除惡作劇以外的事情,所以才想讓你來到這裡。]
[因為,我有想給你看的東西。]
給他看的東西嗎?
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她會想給自己看什麼,但對方輕笑著轉過身去了。
[那個……嗯………五月二十號快樂。]
背對著自己的女孩這麼說著。



就在此刻,漆黑的夜空被什麼東西給照亮了。



是流星。



拖著長長的尾巴从天際劃過,墜落到地平線的另一邊,並且不僅僅是一顆流星,而是流星雨,接二連三的流星在天空中劃過一道道絢麗的印痕,最終這些痕跡都消失不見。



很好。
她這麼想著。
搞出把時間暫停和置換現實的固有結界相結合的大型魔法,結果衹是為了泡一個完全不解風情的男人。衹要這種事傳到了地球上任何一個魔法師的耳朵裡,她就可以被世界上所有的魔法使給恥笑一輩子了。
當年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只為博得美人一笑,今天倒是完完全全反過來了。



[你來這一套啊………。]
[怎麼,就算你不懂什麼是浪漫,但我還是要風花雪月的。]
[不………我不是説這個。]
衹是感覺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大腦的處理器不夠用了。
[………?]
[算了……。520快樂。]
想了想還是把話咽了回去。



突然聽到了[嗒嗒]的聲響。
像是鐘錶的指針開始走了的聲音。



[你聽到了嗎?那個聲音代表著這裡要消失了。]
這個獨立於現實之外的世界終將被現實吞沒,而停止的時間也將繼續往前開始不停地流逝。
[很快就會恢復正軌,所有的一切。]
她再度轉過身來,紅色的眼瞳在黑夜里卻亮著光彩。
[忘掉我今天說的那些不愉快的話吧。]



她那紅色的雙眼裡流轉著的是魔力。

這並非是請求,而是一個命令,讓他从潛意識里自覺地封閉這段記憶以達到讓他失去記憶的目的。



[喂,暗示對我可沒用啊。]
[…………。]
[煩死了!所以説我討厭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啊!]
魔法師討厭機械原來是因為魔法不好作用在機械上嗎?
聽到這話男人啞然失笑,他牽著她的手腕跳到了行人道上。



結界崩塌,聽到了空間碎裂的如同玻璃碎裂的聲音。



周圍漸漸出現了人,沒有一個人發現任何的異常,情侶們在道路上熱情地擁吻著,橋上的燈火也依舊通明,夜晚的佛羅倫薩也是如此的美麗。



而天空之上,星星投下它們的閃爍著的光芒,和月亮一起,注視著這個世界。



翡冷翠的夜晚,今天什麼也沒有發生呢。



走在街上的兩人十指相扣,銀色的尾戒在月光下閃爍著光芒。

评论(2)
热度(5)

© 竹青bambooq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