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bambooqing

是士郎LOVE♡

很喜欢很喜欢士郎,励志成为一个士郎推!

也是一个达芬奇厨←

fgo达芬奇和史实上的都喜欢,当然刺客信条的金发小可爱也超喜欢♡

头像是我女儿,她可爱。

欢迎孩厨一起玩耍,最近一直都在发女儿的相关←

[嫁娶之事]

求婚梗


一個人呆在家雖然自由難免會有些無聊。

將找不到事情可做視為自己的日常的女孩今天也依舊是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慵懶地倚靠在柔軟的真皮沙發里,嘴裡叼著草莓味的棒棒糖。整個偌大的家宅里祇有她一個人,當然,還有在魚缸里快樂遊弋著的一條小鯊魚,除此以外再沒有任何活物的氣息。

今天是難得的晴天,晴朗的天氣在正值多雨季節的南方顯得格外的珍貴。金色的陽光美好且溫和,透過了窗戶玻璃斜照進來,投下一片如夢似幻的光影,將有著白色大理石紋理的瓷磚染鍍上一層燦爛的金芒。

豔陽高照。

如此美好的天氣理應出去踏青遠足,享受春風和陽光的洗滌,在郊外美麗的景色里放空自己的腦海,放鬆自己的身心。然而,她卻衹能呆在家裡荒廢自己的人生,浪費自己的生命,獨守空房,像極了一個閨中怨婦。

討厭,這種生活才不是她想要的呢!

內心只感到忿忿不平的女孩从沙發里猛地爬了起來,她必須找點事情給自己做,否則她即將因為閑得發慌而做出很可怕的事情。

例如把家給拆了。

沒有打電話給出門在外的男朋友是出於不好意思因為自己無聊到要長蘑菇了而請求他帶自己出去玩的緣故,她絕對不會因為這種事開口去求任何一個人,即使她確確實實已經產生了這樣的念頭。

那麼,現在要幹什麼呢?

終於是从沙發上起來的女孩站在客廳里,陷入了沉思之中。

要不乾脆趁他不在把自己結界內的沒用雜物給清理掉吧?正如國王不需要沒用的家僕一樣,自己壓根沒有任何的必要把一堆對自己毫無用處的廢品留在那裡佔用自己寶貴的空間。

雖然說不管怎樣把美好的晴天浪費在做大掃除上總會讓人覺得十分地不值,但好在自己終於是找到了事情可做。

於是就這麼愉快地敲定了,她立刻馬上就開始著手打掃工作。畢竟她的空間結界里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大多數是各個朝代的遺物和在國外遊歷時所收集的新奇玩意兒,不過其中也不乏一些重要的物資,所以打掃起來很費時間。

時間在這片獨立与世界之外的空間里停止了流逝,所以所有的物品就和以前一樣的光鮮亮麗,沒有任何因時光流逝而改變的痕跡。

她已經有很久沒有來過自己用於儲藏物品的結界了,所以當她打量著堆放在一塊的各種物品的時候心中油然而生一種沒來由的酸楚。雖然時光沒有讓自己的痕跡停留在這些物件上,卻停留在這些物件的主人的心頭,所謂睹物思人正是這個道理,因而當她看到這些熟悉的東西時,總會想起它們所留給自己的那些已經遠去的記憶。

那些已經消逝在時光裡的人和事,簡直讓人唏噓不已。

然而清理工作還是得繼續。

她把一些已經沒有用處的東西清理出去了,這些東西還有可以拿去變賣換成金錢的價值,雖然賣掉怪可惜的,但是與其讓它們躺在這裡不見天日,不如讓它們發揮一點最後的價值。

當她深入到結界的裡層時,她發現了一個箱子,奇怪的是她矗立在這口箱子前半天了,都沒有想起來這箱子起初是做什麼用的,仿佛關於它的這塊記憶缺失了一樣。不過這也是正常的事,畢竟她也是活了這麼久的人了,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記得一清二楚,想不起來一些事情也很正常。

這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呢?她緊盯著那個箱子看,卻始終想不起來。

先把它搬出去再說吧,她打定了主意,便拖著這個算不上很沉的箱子轉移到結界外部去。霎那間,現實世界自己家的客廳里頓時就多了一個箱子,宣佈打掃工作已經結束的女孩拍了拍衣服上莫須有的灰塵,伸了個懶腰。

她彎下腰來仔細觀察那個大箱子,它很厚實,製作成箱子的木頭材料的紋理還是很緊實,這麼多年過去了箱子也沒有任何開裂的跡象。箱子上更是掛了一把純銅製成的大鎖,像是裡面存放著什麼很重要的物品一樣。

如果是那樣的話,就不好用蠻力打開了呢。打消了企圖用魔力撬開這個箱子的念頭,她開始思考起了她要怎麼打開那把锁,或者說她該如何以較為溫和的方式打開這個箱子。

她找不到鑰匙,她甚至連這把锁所對應的鑰匙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了,找也無從找起。所以最後她是用鐵絲把它捅開的,這種锁少說肯定也是幾百年前的老物件了,機楻也算不上複杂精巧,所以不需要動什麼腦筋就能捅開了。

聽到了[啪嗒]的一聲,鎖頭開了,於是她迫不及待地打開了箱子,然后就被箱子里的东西吓了一跳。

[咦………这不是………]

鳳冠霞帔。

那鮮艷的紅色就像她的眼睛。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這好像就是以前的自己為夢中的婚禮置備的一身行頭。靜靜地躺在箱子裡的衣裙,红色的锦缎上用金色的絲線繡出了各式的圖案,毫無疑問,那正是當年那個待嫁閨中的自己坐在閨房的床前一針一線親手繡出來的圖案。

儘管再怎麼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事實,那時候的自己就是這樣甜得過頭了,居然會一本正經地做著這樣不切實際的夢。

不過說起來也挺可惜的,因為這套嫁衣壓根沒有穿出去見人的機會,所以只得在暗無天日的衣箱里埋沒它的價值。

想到這就令人唏噓不已了。

要不要穿一下看看呢?畢竟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穿了吶。

腦海里,一個聲音這麼慫恿著她。

怎麼也揮之不去。

於是就在那個聲音的慫恿之下,在她還沒回過神來的情況之下她就已經褪去了原本穿著的家居服,開始慢吞吞地換上了那繁複的古代嫁衣。

[這衣服穿起來就是麻煩啊......]

忍不住地吐槽。

畢竟是千百年前的衣物了,穿的方法早就被這個已經被現代文明同化的女孩忘得一乾二淨,所以穿起來難免會感到手忙腳亂,但好歹總算還是穿上了。

她把之前在結界里找到的落地鏡搬到了客廳,好用來看看自己穿著這身紅衣的樣貌究竟如何。

然後就在此刻,某個男人很不合時宜的出現了。

剛回到家打開門的他正好撞見了披散著三千青絲的女孩穿著紅裙站在客廳的沙發前,她原本是想用一根簪子把自己的頭髮盤起來,然而聽到了開門聲音的她下意識的就轉過身來了。

[欸......欸?!!!]

似乎是因為他的突然出現,女孩被嚇了一大跳,她手中的金簪都沒有拿穩,眼看就要掉到地上去了,他一個箭步衝過去,在珍貴的工藝品落地之前接住了它。

他這才注意到,她那身紅色太正了,是極為豔麗的中國正統的紅色,她以同樣的紅色塗抹著綺麗的唇瓣,紅顏色的唇釉會襯得亞洲人的膚色泛黃,但是在她這兒卻沒有這樣。她沒有涂粉但皮膚依舊很白皙,鬼魅般的紅色與略帶病態的蒼白,反而讓人感到一種極致的妖豔之气。

[你怎麼......突然就回來了?]

[怎麼,我不能提前回家嗎?話說回來,你這是什麼打扮啊?]

[看不出來麼?這可是中國傳統的婚紗,全手工縫製,怎麼樣好看嗎?這是我整理東西的時候找到的,因為從來都沒有穿過,所以就想試一下來著。]

仿佛是從民國時期的老舊照片里走出來的女孩這麼說道,露出了可愛得過分的笑顏。

[該說我回來的真是時候嗎....不過挺好看的。]

[是吧是吧!我也覺得很好看呢!畢竟這身衣服可是我親自做的喔。]

女孩說著,臉上浮現出驕傲的表情。

衣箱里除了她正穿著的這身嫁衣還有幾個大小不一的箱子,於是男人隨手打開了一個,一不小心就被裡面的金銀首飾閃花了眼。

[哎呀,原來你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啊。這些都是純金的吧?]

[勉強能算吧,不過我可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那種類型。說起來,那些東西可都是我的嫁妝來著呢。]

[這些...全部都是啊?]

[當然啦,似乎還有張房契來著,不過那玩意現在也沒有用了。]

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既然你都穿了這個了,要不要試試這套衣服?]

[咦...?箱子里還有衣服嗎?]

話音剛落,她就看著男人從衣箱里拖出來了另一套衣裙,那套裙子是純白的,典型的西式風格,整個裙子都有好幾層,每層的裙擺都用上了極其厚重的蕾絲邊。而且裙子很長,絕對是拖地長裙一類的,都不知道是怎樣被人塞進這個並不算很大的衣箱之中的。

[這不是.....婚紗嗎?!我怎麼會有這個的啦?!]

女孩有些難以置信。

原本放在婚紗裙上的頭紗由於衣裙被人拖了出來而掉落在了地上,連同著一張放在衣裙之上的卡片一起,於是她將頭紗和卡片一起撿了起來。

那是一張賀卡,上面正寫著送禮物之人給自己的留言:[1980的聖誕節快樂!這個是紀念我們即將認識六十週年的賀禮!備註:這條裙子是由愛神丘比特親自開光的天堂限定一萬套真愛款,據說穿上它結婚會得到祝福喔。]

[原來是別人送給我的衣服啊......不過也沒有什麼穿的機會就是了。]

[不如就趁現在穿穿如何?]

[現在穿啊.....那好吧,畢竟拿到這件衣服我也沒試過呢,就當試穿一下好了。那....我就去換衣服啦?]

[在這裡換不就好了。]

[才不要呢!]

女孩丟下這麼一句話,從他手裡搶過了純白的婚紗裙,然後頭也不回地進到了臥室。

而男人的心裡則生出了一絲小小的期待。

畢竟馬上就能見到她穿婚紗的樣子了嘛。

大概十幾分鐘之後,聽到了臥室門打開的聲音。

身著白裙的女孩小心翼翼地從房間里走出來,她提著過長的裙擺,脖頸上繫著的是用偏白的淺粉色緞帶打上的蝴蝶結,她頭戴著白色的頭紗,黑色的中長髮用白色的髮帶扎起了雙馬尾,如夢幻般的陽光傾瀉在那美好的裙擺上,給那純白的衣料灑上一層金色的光芒。

[這還真是.....]

說不出話來。

對方這一身嫁紗真是無可挑剔,只可惜這裡不是教堂,他也沒穿一身西裝,但仔細想想現在仍然是一個不錯的時機,他的戒指終於有了可以給出去的機會了。

[哎...怎麼了嗎?難不成不好看么?]

[不不不,挺好看的,很適合你。]

[那就好那就好,我還以為不好看呢。]

女孩鬆了一口氣。

[能把手給我嗎?]

他問。

[嗯...?那是要做什麼?]

一向很敏銳的女孩此刻卻遲鈍的要命,她一臉疑惑地看著對方,不明白他想要幹嘛。

[把手給我就好。]

[....哦哦。]

女孩習慣性地伸出了左手。

[右手啦....。]

[啊...!對不起,不好意思,我剛剛傻掉了。]

......這家伙絕對是破壞氣氛的好手。

但此刻絕對不是吐槽的大好時機,女孩已經向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正在等待著看他的下一步行動。

他把對方瘦小的手握在手裡,然後單膝跪地。

[欸......!!!]

女孩的腦海已經徹底混亂了。

因為他這是要幹什麼已經很明顯了。

他空閒的手從口袋里拿出了戒指盒,他把盒子打開了拿到她的面前,銀色的指環正在裡面閃閃發亮。

[嫁給我。]

[等等....我不是...在做夢吧?!]

其實她的內心是很明白的,這毫無疑問是現實。

正是她所在的現實。

只是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真的會有這麼一天,即使這個男人曾經信誓旦旦地對自己說過他會給她一枚戒指。

短暫的沉默之後。

[清醒了嗎,現在回答我的問題。]

男人緊盯著那紅透了的臉顏。

[嗚.....好的....]

回過神來的女孩這麼說著,聲音卻小得可以。

[願意嫁給我嗎?]

他問。

[我.....我願意!我當然願意的啦!真是的.....]

哎呀,一不小心就露出了傲嬌的本色了呢。

就連那雙紅色的眼睛都像是被暈染成了粉紅色,穿著婚紗的女孩低著頭,看著他把指環戴上她的無名指上。

男人用一枚小小的戒指套牢了一個女人的一生,也用一句承諾束縛了自己的一輩子。

所謂嫁娶之事,就是如此。

只是他們都是出於自願的原則,甘願就這樣被束縛著相持著生活。

[我早就說過了,答應你的事我肯定會做到的。]

[哼,別高興的太早了喔,你還欠我一場婚禮呢。]

男人聽了這話笑了起來,然後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END-


评论(1)
热度(6)

© 竹青bambooq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