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bambooqing

是士郎LOVE♡

很喜欢很喜欢士郎,励志成为一个士郎推!

也是一个达芬奇厨←

fgo达芬奇和史实上的都喜欢,当然刺客信条的金发小可爱也超喜欢♡

头像是我女儿,她可爱。

欢迎孩厨一起玩耍,最近一直都在发女儿的相关←

[拷问塔上的双生子]


寫一個異世界喵和主世界喵的故事

性格完全崩壞.jpg



她已經做了無數回這樣的工作了。


腦內響起了偏向女性的電子合成音,機器正在代替自己執行時空轉移的魔法術式,所以管理機器的AI開始報告機器運轉的情況。


[正在運轉時空轉換術式]

[正在確認不穩定空間位面]

[運轉完畢]

[已確認時空裂隙存在,開始分析不穩定參數值]


聽到這裡,她隱約感到一絲不安。

她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句話代表:如果參數值不在可控範圍內,那麼此次時空旅行很有可能會偏離既定的時空座標,如果強行進行轉移,可能會把她傳送到与既定目標隔上十萬八千里的另一個位面。


[確認參數值低於空間崩塌值,可以進行轉移,請確認是否執行指令。]


還好還好。

聽到系統宣佈了分析結果,她鬆了一口氣。

雖然說她已經進行過無數回時空旅行了,但是每次臨行之前她還是會有些緊張。

畢竟如果迷失在空間洪流里那可真的不是好玩的。


她仰起頭,在腦海浬對自己的AI說道:[開始轉移吧,Eva。]


藍色的魔力頓時充斥了整個房間,她的腳下亮起了奧術法陣的光芒。

光芒消失之時人也不見蹤影。


[警告:不明魔力正在介入時空折躍系統]

[警告:參數值已超過空間崩塌值10个單位]

[警告:時空隧道正在解體。]

[警告:還剩十秒鐘隧道完全崩塌。]


該死,今天還真是倒霉。

一連串的最高級別警報聲在她的腦子裡不斷響起,她感覺她的大腦要炸裂開來了。

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

明明是十分簡單的定點座標傳送,居然讓這裡的時空隧道開始解體了,這裡的時空究竟是有多不穩定啊?

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這個問題,现在离整个隧道完全解體只剩下五秒鐘了。

必須得想點什麼辦法才好。

快点想起来该怎么办。


[鎖定不明魔力源,展開轉移術式,強行降落。]

[明白。]


還剩三秒鐘。

如同玻璃碎裂般的響聲傳了過來,就連自己身後的那一片空間都開始碎裂了。


還剩兩秒鐘。

碎裂的空間到了她的腳邊。


最後一秒,脆弱的空間完全解體了。

但在空間徹底崩壞之時,少女的身影已經搶先一步消失在時空洪流之中了。


…………


[已安全降落,空間座標未知,正在嘗試連接該星球所屬星球意志。]


降落了嗎?

聽到了系統的報告聲,她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下來了。


她緩緩睜開了眼睛。


[嗯………?好像召喚來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呢。]


這個聲音,有些熟悉得過頭了。她猛地抬頭,向說話的人看去,正對上對方那雙如同鮮血一般紅色的眼睛。


黑髮,紅瞳,被詛咒之軀。

披著黑色的斗篷,如同惡魔一樣散發著不祥的氣息。


[本來衹是想召喚一點隨從,結果來的卻是一個長得跟余一模一樣的女人啊,喂,你怎麼不說話?]

[因為無話可說。]


陌生女人聽到這個回答先是愣了一下,臉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然後她尷尬地乾咳了一聲,極其生硬地轉移話題。

[你怎麼還不起來,難不成你起不來嗎?]

她注意到被她召喚出來的女孩仍然維持著剛出現時跪坐在魔法陣中央的姿態,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魔力快用光了……]

剛進行了跨世界線時空傳送的女孩這麼回答著。她的血管都在隱隱作痛,因為魔力快要枯竭而發出不難的疼痛感刺激著她的神經,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嘶……好疼。]


[魔力快枯竭了,要不要去休息?難不成你那邊的世界剛剛在打仗嗎?]

陌生女性向她伸出了手,并看著對方將纖细的手放在她的手掌上,任由著自己被她拉起來。


[說起來,你和余長得還真是一模一樣呢,難不成是異世界的余嗎?]

她向陳子虹投以好奇的目光。

[也許吧。]

對方冷淡的回答著,說不清是因為戒備還是因為其他的事。


[你這傢夥還真是冷淡呐,簡直和平時的余一模一樣。也罷,那余就姑且把你當做是異世界來的余吧。]

陌生的女孩笑了起來,美麗的臉上浮現出豔麗的笑意,她提起自己的裙襬,向那個來自異世界的自己行了一個貴族的禮儀。


[余乃高塔上的騎士姬——愛麗絲·安格利特。]

她這麼介紹著自己,眼神里閃爍著獨特的神采。

[既是執行裁決的拷問機器,也是投放到戰場上不要命的死人。]

真是獨特的自我介紹,陳子虹這麼想著,應該很少會有人這麼介紹自己吧?


[歡迎你,異世界的旅人,來自彼端的[余人]。余誠懇地歡迎你——]

[——歡迎你來到這拷問機構的中心,[拷問塔]。]


那風華絕代的少女微笑著轉過身去,華麗的裙襬被帶起美好的弧度,她拉著對方的手向臺階走去,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說起來,你這是什麼打扮啊,簡直像是从童話世界來的,你該不會在那邊的世界里是小紅帽吧?]

[閉嘴。穿著暴露的女人沒資格說我。]

[咦,被余說中了嗎?居然露出了好像要把余宰了的表情,真兇惡喔。]

[你再說下去我真的會那麼做哦?雖然說我現在魔力瀕臨枯竭,但把你轟殺至渣我還是能做到的。]

[跟余一樣狂妄呢,余越來越確信你就是另一個世界的余了。決定了,就稱呼你為[我]吧!]

[我才不要。]

[為什麼?[余人]不覺得很有趣嗎?]

[完全不這麼覺得。]

[但這是余決定好了的事,就算是另一個余也無法改變。]

[真任性啊你。]


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自己還是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貌似是自己被丟掉奇怪的位面上來了。這裡的空間異常脆弱,在自己的魔力回復到能夠恢復這裡的空間之前,還是不要擅自進行時空轉移了吧,不然這裡搞不好會直接毀滅。

所以自己不得不在這裡生活了嗎?披著紅色斗篷的女孩被拉著走上一個又一個大理石台階,她的心裡正在盤算著以後該何去何從,如果她不能直接連接到星球根源的魔力那就意味著她要花很長的時間進行魔力的補足,這將是個很艱難的工作。

真是麻煩啊,她不禁感歎自己多舛的命運。

但是木已成舟,再怎麼抱怨也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實,不如就這樣隨遇而安吧。


那麼马上要開始了喔,在異世界生活的第一天。

评论(3)
热度(7)

© 竹青bambooq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