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bambooqing

是士郎LOVE♡

很喜欢很喜欢士郎,励志成为一个士郎推!

也是一个达芬奇厨←

fgo达芬奇和史实上的都喜欢,当然刺客信条的金发小可爱也超喜欢♡

头像是我女儿,她可爱。

欢迎孩厨一起玩耍,最近一直都在发女儿的相关←

突然就想放個平行世界女兒的設定←

[愛麗絲·安格利特]

性別:女

種族:人類

年齡:真實年齡未知

九宮格陣營:混乱邪恶

名字只是個代號。

原本的名字早已被其遺忘或者說是拋棄,在成為拷問機器(私法執行者)的那天起就被其丟掉了。

愛麗絲這個名字在異世界的教會里是【處刑人】的象征,用來稱呼她簡直再貼切不過。

有著黑色中長髮,如同寶石一般美好紅色的眼睛,身體和其他的女孩子比起來顯得略微骨感了一點。

用黑色的皮帶組成了五芒星的圖案來作為自己裙子的吊帶,由獅鷲的皮裁剪而成的裙子施加特殊的魔法效果,能夠讓原本只起到美觀作用的衣物防禦性能得到完美提高。

她是作為國家的專屬拷問機構的最核心機關【拷問塔】的管理人而存在的女人,所以毫不顧忌地就將自己性格中的所有邪惡成分悉數暴露在外,是手執著鎖鏈與斧鉞,給予他人殘酷刑罰然後將他們折磨致死的惡趣味女孩。

一出生就被詛咒的可憐人類,從出生到如今都是不祥與罪惡的象征,身體從十一歲開始就停止了生長,但是她對疼痛有著異常高的忍耐度,並且無論怎樣致命的傷口都無法將其殺死,下毒也無法殺死她。

傲慢,崇尚暴力與虐待,在戰鬥上毫無貴族氣質可言。

既是為了維護人類,執行神明裁決而存在的執法者,但更多的卻是為了一己私慾而隨性殺人的狂魔。成為處刑人也好,成為騎士姬也好,只不過都是為了能愉快地殺人而為自己找的正大光明的理由罷了。

大多數情況下自稱【余】,稱呼從另一個世界前來的自己也是以【余】相稱,並且總是下意識地會將對方當做自己來看待。

喜愛疼痛,渴望疼痛,因此成為了處刑人。雖說別人在其手中被折磨得痛苦至極,但實際上她也在承受那樣的痛苦,她因為對方的痛苦而感到快樂,為自己的痛苦感到愉悅。因而,她既是極致的施虐狂,追求世界上最扭曲和獵奇的刑罰;同時她更是極致的受虐狂,願意通過折磨他人而讓自己受盡折磨,受盡兩份的煎熬。

雖然說一直追求著更加扭曲的刑罰,但最喜歡的酷刑是穿刺和鐵處女,所有痛苦的感觸里最喜歡被利器刺穿的感覺,當然其他的也都很喜歡。

平時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如果離開了女僕們的照顧的話,生活估計很難自理。

比起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愛麗絲并不會做飯,可以說得上是對料理一竅不通,但是在鑒賞方面的天賦高的嚇人,估計是因為對美食太過於挑剔了所養成的技能吧。

在很多方面都像極了貓,似乎是詛咒的影響,她的身上已經出現了貓的體征,例如瞳孔能根據光纖大小調節之類的,甚至超級喜愛貓薄荷。

閒暇時間不喜愛出門,喜歡待在自己的城堡里享受貴族生活,因而被稱作是【高塔中的騎士姬】。

所居住的城堡是已經死去的丈夫留給她的唯一遺產。城堡的周圍被散發著硫磺毒氣的地獄泉水所組成的護城河包圍了,唯一的進出通道只有城堡大門前的一座吊索橋,而城堡的外圍全部都是高大、恐怖的穿刺莊,那尖刺或尖莊上隨處可見被貫穿的尸體,有的甚至成了白骨。於是她形象地稱呼那片黑色的穿刺莊所構成的叢林為【荊棘之森】,並把它當做守衛城堡的第一道屏障。

冷酷且自私,奉行著優勝劣汰、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从這點來看她和另一世界的自己本質上是一樣的,她們都是自然意志的篤信者,堅定不移地將這一世上唯一的真理貫穿始終。

所以另一個世界的陳子虹並不反感這樣的自己,在她的意識里強者對弱者的暴政是理所应當的事;而愛麗絲卻會為陳子虹偶爾顯露出的同情心而感到不解,因為在她眼裡同情和眼淚都是為她所不容的東西。

認為自己始終應該孤身一人,所以排斥愛情,甚至可以說得上是反感和厭惡。因而對於向其求愛者往往不會有什麼好臉色,這些人的結局通常都不會很好。

身為處刑人時,是一把鋒利的手術刀,身為騎士姬時,則是來自地獄的鏈鋸,皆是為了殺死一切對人類(站在自己這邊的)有威脅的污穢之物。

但她其實是一個沉迷於近戰的魔法術士。所使用的斧槍既是武器,更是用於召喚魔法的高級法術媒介。

她一直以來施展的魔法是以血液和痛苦為引導的原始咒術。她在對一個可憐人進行處刑時,召喚出的刑罰讓那個人所受的痛苦會同樣的作用在她自己的身上,是完完全全的感同身受。

她對空間魔法一竅不通,事實上在這個世界裡空間魔法的專利權掌握在教會手裡,祇有經過教會批准之人才能研習空間魔法。所以當她知道另一個世界的她會用這種魔法的時候,她感到十分的驚訝。

似乎很喜歡洋娃娃

真正意義上的性冷淡

天然呆

保留了毒舌屬性

是變 態

评论(1)
热度(5)

© 竹青bambooq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