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bambooqing

是士郎LOVE♡

很喜欢很喜欢士郎,励志成为一个士郎推!

也是一个达芬奇厨←

fgo达芬奇和史实上的都喜欢,当然刺客信条的金发小可爱也超喜欢♡

头像是我女儿,她可爱。

欢迎孩厨一起玩耍,最近一直都在发女儿的相关←

FGO福爾摩斯/達芬奇[Partners]

斜線有意義

平行au

未完更新随缘

繁体字 ooc预警






福爾摩斯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之下認識那位女士的。

其實説偶然也並非是如此,這更應該算是一次有預謀的見面。



他一直在追查的一個職業罪犯經常出沒於一個叫做[迦勒底]的藝術會所,然而這个會所對成員的資質審核十分的嚴苛,成員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要麼地位很高,要麼藝術造詣很深。

他本人在藝術方面並沒有太大的造詣,僅僅衹是會拉个小提琴的水平,靠這個混進去根本不現實。



事實上他一直認為藝術是很感性的東西,複杂多變,讓人十分地糾結,它受情感的控制,被感情影響又反作用與它。然而夏洛克·福爾摩斯是個很理性的人,他無時不刻都在提醒著自己不要被感情帶跑了理智,因為這是他的工作能獲得成功的一個很重要的前提。



[你要去迦勒底嗎?我倒是可以幫你啦。拿到內部邀請函之類的完全沒問題。]

[你是迦勒底的成員嗎?]


沉溺于煙草之中的男人吞吐著灰蒙的煙霧。



[啊,當然。等著吧,過幾天就會有音訊的哦。]

[那我就靜候佳音吧。]

[對了,記得要請我吃蛋糕喔。]

[下次見面就請你去街角那個蛋糕店吧。]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粉髮的男人起身離開了,打開門的一瞬間便帶走了一屋子的烏煙瘴氣。


就這樣,沒過幾天。


當那張用複杂花體的燙金字寫成的邀請函送到他手上的時候,他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驚訝的神情。

信封是用火漆封上的,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用這樣的方式了。

事實上自從人類走入到信息時代以來,都很少有人會用寄信這種太過於麻煩的方式。



畢竟網絡可是覆蓋了將近整個地球啊。



[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親啟]


他盯著純白信封上的這幾個字詞看。



偵探是喜歡謎題的種群,不僅是如此。倒不如說他們得靠謎題生活,他們把尋找謎底當作生計,也同時把尋找答案當作生活的樂趣。

他更加瘋狂一些,他早就已經把謎題視作他生命的一部分。



[迦勒底]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呢?

它的背後究竟是怎樣的呢?


這個名叫[迦勒底]的謎題顯得相當的有趣,已知條件越少就說明難度越大。



寫信的那人在某些生活方面大概還遵循著較為復古的生活方式。

很好,篩選對象的範圍縮小了一些。



他給自己點燃了一根煙,小心翼翼地拆開信封。

不得已用上了小刀。



[敬愛的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

[近來可好呢?]

[我从羅瑪尼那裡聽說了你想來迦勒底的事,說起來其實我們並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啦。]

[那麼!明晚六點,恭候您的大駕啦♡]



用這樣的符號代替標點會不會太輕浮了一點啊,男人搖了搖頭,忍不住地輕笑出聲。


[我超期待你的到來的☆]

[萬能之人,敬上]



自稱[萬能之人]嗎?

這樣的稱號未免也太過於地自戀了吧,坐在窗邊的偵探這麼想著,吐出最後一口渾濁的霧氣。



金色的陽光灑落在這純白的信紙上,星星點點的金色光斑。


這就是他來到這個叫[迦勒底]的地方的前因了,這裡美其名曰是個用於學術交流的機構,實際上則是個魚龍混雜的大熔爐。

形形色色的人匯集在一起,在這個龐大的獨立建築里開始他們的宴會。



[福爾摩斯先生嗎?我是負責招待工作的[瑪修·基列萊特]。]

負責招待工作的是一個名叫瑪修的女孩子,乾淨俐落的粉色短髮与純淨的紫色瞳孔,純白色的禮服裙相當簡潔,沒有太多繁重的花邊与裝飾,與她本人也很相稱。



[歡迎您來到迦勒底。]

名為[瑪修·基列萊特]的少女,露出了相當純淨的笑顏。

這種女孩大概是不會被世俗所玷污的吧。



[醫生已經跟我打過招呼了,就請你把邀請函交給我吧,畢竟驗明身份的環節是必不可少的呢。]

[這個我明白。]



披著風衣的偵探从自己身著的黑色長風衣的口袋裡取出那張華美的有過度包裝嫌疑的邀請函,遞了過去。

瑪修含著笑意,从他的手裡接了過來。

她把信函交給了金髮的一名女子,然後領著自己穿過了走廊,去向大廳。



[很感謝您的配合。]

她這麼說著。

[並不用謝。啊………瑪修小姐的工作僅僅衹是招待而已嗎?]

[哎………?那個,現在確實是…]

[也就是說平常不是咯?]

[嗯……我在這裡負責一些機器調試和數據收集之類的雜務……硬要說的話大概是什麼都會去幫忙吧。]

[雜務嗎?並不是的吧………?]


[…………。]

[你在這裡應該負責的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吧?]

[確實是這樣沒錯……]

[瑪修你不願意說的話也沒有關係,畢竟謎題要自己去解開才有意思。]

[…………福爾摩斯先生真是厲害呢,看一眼就知道了啊。]

[也沒有厲害到那樣的程度,我衹是比普通的人觀察的更為仔細一些。]

[這麼說來……福爾摩斯先生的工作是偵探吧,偵探啊……果然觀察力很強呢。]

[對於我而言觀察的細緻入微是必須的事情。話說回來,你不用回到門廳那去嗎?]

[不用哦,那邊有前輩負責。今天我的招待工作已經到此結束了。]


[終於要切入正題了嗎?]

[嗯嗯………畢竟這是天才間的會面嘛,陪伴工作也到此結束,我得宣佈告退。]

[那么……希望能有下次見面,瑪修小姐。]

[我也很期待下次會面,福爾摩斯先生。]



純潔的少女與自己揮手告別。



房間裡站著形形色色的人,身份各異,不過粗略地掃過去一眼,其中並沒有他要找的那個。



以藍色為主基調的巨大的房間中央,放置著一個過於龐大的地球儀,懸浮與地板與天花板之間,發出蔚藍色的螢光。

它在旋轉。

很美,就像他所處的這個地球一樣美輪美奐。

每一塊土地,每一個湖泊,都清晰可見。



[很美吧?它叫迦勒底亞斯。]



他在回頭時對上了一雙藍色的眼睛,那雙豔麗的如同攝政王寶石一樣的藍色瞳孔深邃得不可見底,那是屬於一個美豔的不可方物的女人的東西。



[寫那封信的人……就是你吧,萊昂納多·達芬奇先生,或者說小姐?]



那個[女人],不置可否地笑了。



她黑色的卷髮垂落于肩頭,略微有些通透的薄紗衣裙裹住她那具曼妙的身軀,嘴角帶著一抹似有若無的神秘笑意。



[歡迎來到迦勒底,我是萊昂納多·達芬奇,親密一點的話叫達芬奇醬也是可以的喔!]



她的笑意已經含在了她的眼睛里,那雙深遠又睿智的眼睛帶著意大利人的款款深情。



评论
热度(15)

© 竹青bambooqing | Powered by LOFTER